10bet十博官网登录 - 欢迎您的访问

    茶食不止浙江有,江苏的扬州、镇江的茶食(实际上也是“扬式早茶”的点心、小吃部分),有肴肉、烫干丝(不是煮干丝噢)、三丁包、千层油糕、翡翠烧麦、长鱼面等,今天信阳毛尖就带你来了解什么是茶食。

    苏州的茶食好像还有“粽子糖”。过去大世界斜对面有一家“采芝斋”,苏式茶食店,其中最好吃的就是玫瑰、姜汁等风味的粽子糖。

    上海城隍庙湖心亭茶馆,楼上雅座点一壶茶,就有一份茶食供应,其中有鹌鹑茶叶蛋、迷你小粽子、话梅、橄榄等。

    说起茶叶蛋,真可谓茶食的头号明星了!“明”到什么程度呢?一度街头处处可见卖茶叶蛋的老太,甚至有疑似调侃的俚语:“连卖茶叶蛋老太也去炒股了,那股市离熊市就不远了。”还有就是:“研究原子弹的,不如卖茶叶蛋的。”

    茶叶蛋之所以有代表性、标志性,是在于既用茶叶煮,又是喝茶的最佳茶食。之所以“最佳”,是因其色、香、味俱佳,制作也不是太难,既可当茶食,又可当简餐。

    当然,卖蛋老太是不会用茶叶煮的,她往往是用五香调料、酱油煮。我自己煮茶叶蛋,有用红茶煮的,也有用乌龙茶煮的,香味各不同。一般说,蛋煮得蛋白凝固,可以取出,放在料理台上,一个个用手揿住滚一滚,有些花纹式的碎壳,即可放在茶叶水里煮,差不多色、味都进去了,再放一点盐,煮一会儿,取出沥干即可。

    礼昶弟曾赠我一套各种文字(英、法、德、西……)的世界各国饮食的书。奇怪的是也有一本中国菜的,英文版。我在中学、大学读书时只读过俄文,二外念的是日文,仅一年而已,是十足的“英盲”。但书中的附照是熟悉却又陌生的东西,其中一张大约是前菜,是茶叶蛋和红萝卜交替码成一盘。红萝卜味道如何,看不出,但刀工很好,好像剞成“蓑衣”刀。茶叶蛋同样不知味如何,但那如碎瓷釉般的碎壳磕得极好,因为弯弯曲曲的花纹太漂亮,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。也可见茶叶蛋的“民族性”,已令“国际友人”为之侧目了,遂成了“最有国际性”的了。

    前文说到“扬式早茶”。其实,已有106年历史的“老半斋”的前身是金融业界扬州同仁开的“半斋总会”。是由娱乐连带喝茶、吃茶食,如烫千丝、肴肉面等开场的。后来“会计部主任(账房)”跳槽,开出“新伴斋”,有仿冒之嫌。老板一怒之下,到镇、扬地方重金延请名师来做正宗镇、扬菜及名点,于是乎以“新”不敌“老”而收场,胜出的“老半斋”倒成了“百岁寿星”。